首頁>>評論頻道>>正義網語

希望豫章書院案成為排查整治契機

時間:2020-07-09 07:28:00作者:崔曉麗新聞來源:正義網-檢察日報

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||字號

  7月7日,備受關注的江西豫章書院案一審宣判,書院理事長吳軍豹、校長任偉強等5名被告人均被法院認定構成非法拘禁罪,除1人被免予刑事處罰外,其余4人獲刑十一個月至二年零十個月不等(7月7日澎湃新聞)。 

  判決一出,網民的記憶瞬間被拉回至三年前。對外宣稱能夠“戒網癮”“治療問題少年”的豫章書院,全稱是南昌市青山湖區豫章書院修身教育專修學校。2017年大量媒體報道稱,豫章書院存在嚴重體罰、暴力毆打學員現象,學員經常被關“小黑屋”,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,迅速引發網絡熱議。不久后學校申請停辦,一些學員陸續向警方報案,豫章書院相關人員被立案調查。 

  刑法第238條規定,犯非法拘禁罪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,具有毆打、侮辱情節的,從重處罰。兩高兩部《關于辦理實施“軟暴力”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》規定,非法拘禁他人三次以上、每次持續時間在四小時以上,或者非法拘禁他人累計時間在十二小時以上的,應當以非法拘禁罪定罪處罰。這應該也是這次法院的判決依據。 

  對此,本案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對媒體表示可能會上訴。這不影響這次判決的警示意義:這些所謂矯正類學校非法剝奪學員人身自由是絕對不允許的,尤其多數還是未成年人。筆者認為,要杜絕這種現象,僅僅有法律出手是不夠的。 

  2017年豫章書院被媒體聚焦,被立案調查后,同類機構并未因此有所收斂。2019年《南風窗》雜志曝光,成都嘉年華青少年心理輔導中心(問題少年矯正機構)里等級森嚴,異化人性,學生在這里遭受體罰和虐待。就在今年,紅星新聞還報道,大愛無疆“游學營”機構對抑郁癥學員進行毆打、強制停藥。 

  為什么這些所謂的矯正教育機構能夠如此肆無忌憚? 

  巨大的收益是重要原因。在媒體的報道中,這類幫助青少年矯正“壞習慣”的學校,收費幾萬到十幾萬不等,而投入的師資成本極低。很多家長逃避教育責任,發現孩子難以管教時,寧愿花錢“請人”幫忙。而家長對“不聽話”的孩子又極為不信任,即使孩子告知他們受到了虐待,也不相信,變相助長了這類學校體罰孩子的氣焰。 

  監管不力也難逃干系。在檢察機關對豫章書院的起訴書中,吳軍豹、任偉強等人被指控,明知其學校不具備心理學教育和心理治療的資質,仍違反辦學許可規定,擅自對該校新生施行有關心理治療、精神障礙治療活動的所謂“森田療法”,在學校設置小黑屋,關學生禁閉。成都嘉年華青少年心理輔導中心最初被舉報,并未被發現異常,直到學員再向當地信訪局舉報其注冊信息是“健身服務公司”,嘉年華才因違規經營,被當地教育部門勒令停止辦學。 

  沒有辦學資質能夠辦學、不具備心理治療資質就敢大膽開課,非要等到學生舉報或者學校停辦之后,才能發現問題,其中疏忽和被動讓監管作用大打折扣。 

  希望豫章書院案能成為對這些矯正機構進行依法排查、治理和整頓的契機。對不符合要求的機構堅決整改或取締。同時也應明確,這類機構的準入門檻在哪?需要獲得哪些資質?監管部門是誰?對待賦予正規學校教師以教育懲戒權,我們尚且慎之又慎,對這些校外打著“教育”未成年人旗號運營的機構,更不該放松。

[責任編輯:張夢嬌]
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